2020_09_21 【書房隨筆】不要一直問這果子能不能吃,可以吃不等於很好吃。也不要一直問這草有什麼用,要問自己有什麼用!

1 6 月, 2021 Yu Zhen Lun No comments exist

(作者:嘿媽)
早上出門經過茭白筍田,看見一隻羊在路邊踽踽獨行,
還算守規矩,在白線外面。

是說羊真的很會脫逃嗎?
不然為什麼不是亡牛補牢、亡鹿補牢,而是亡羊補牢?

去山上健行兼認識植物,揮別紙上談兵的日子。短短一條山徑,就有一堆植物要認,耳邊聽著寒蟬和五色鳥唱和,眼睛也不得閒。望遠鏡真好用,看飛鳥、看山腳、看樹冠,這是看遠的;反轉望遠鏡,可以近看葉片上的孢子向內還是向外、看葉子臉上的紋路,比較像人類指紋,不像我臉上的皺紋。

老師問狗狗跑到什麼蕨類下喘氣?
這洩題太多了一點,尤其狗狗頭上還有一撮金毛。

啄木鳥不會每次吃蟲都要啄出一個大洞,
通常很大一個洞要敲很久,而且是為了要放雛鳥。

跟鳥會老師出門,很忙,
又要看鳥又要看樹:
高空翱翔的是赤腹鷹,
低空掠過的是棕三趾鶉;
步道上有黃花花瓣,抬頭看原來是頭上鐵刀樹正開著花,鐵刀樹曾被日人拿去做槍托;
旁邊的芒萁是原住民編織的素材,
大青可以染布…
哇!老師你從生態轉人文不用換氣的嗎?

總之,
羅漢松跟羅漢果沒關係。
不要一直問這果子能不能吃,
可以吃不等於很好吃。
也不要一直問這草有什麼用,
要問自己有什麼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