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2『書房隨筆 』

十二月 27, 2015 Lyih-Peir Luo No comments exist

DSC07005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書房隨筆】
生活周邊常見的花草樹木,我叫得出名字的真的很有限。土人參、藤川七、龍葵、金蓮花,認得的植物都是因為能下肚。上次聽山林解說員說,帶隊在外認植物時,FAQ第一名就是「能吃嗎?」顯然認識植物該是要找一個新的切入點的時候了。草地上四處可見的車前草,原來在三千年前曾受過詩人的青睞: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詩經國風篇周南)
這兩個不認得的字「芣苢」指的就是車前草,又稱牛溲。看看英文翻譯(詩經國風英文白話新譯, 書林出版社, 頁17):Gathering plantain, plucking while talking;
Gathering plantain, plucking while singing.
Gathering plaintain, picking it from fields;
Gathering plantain, snapping it from stems.
Gathering plantain, placing it in aprons;
Gathering plantain, bringing it home in waist pockets.不管是透過那個語言來看,車前草都像是相伴多年的老朋友。走到庭院,看看它們,日光溫煦,襯著大雨過後的清澈藍天,微風輕撫,想不到我們相識三千年了呢。
院子裡的草固然平常很欣賞它們綠意盎然的樣子,偶爾也要為它們整理儀容。例如繁茂的大花咸豐草變成鬼針刺時,就是該不留情面地把割草機搬出來的時候。花盆 裡、牆縫中生生不息的雜草原來叫做五蕊油柑,以為連根拔起,其實不然,因為拔它時它會斷尾求生。還有滿山遍野的薜荔,曾經是倩女幽魂的飾品呢: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蘿,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楚辭山鬼)她彷若立於山阿,披著薜荔,繫著女蘿,靦腆脈脈地笑著,戀慕地望著我,體態如此優雅。
很久沒有想到孔先生了,今天要把大師搬出來收文。子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論語陽貨篇) 籃城書房近期的講座頗致力於多識鳥獸草木之名:三、四月時看蜂鷹的紀錄片,帶大家到甘蔗園賞候鳥、認識甲蟲,五月時認識了民俗植物、花言樹語,接下來六月 我們將要深度認識最近下雨嗓門特別大的青蛙,和七月蝶況最為繁盛的蝴蝶。講座有時人滿為患有時屈指可數,不過無論人多人少,我們邀請來的講者總是準時開講。Life goes 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