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日記II, 2019_6_8

六月 30, 2019 Lyih-Peir Luo No comments exist

菜鳥日記II 觀鳥日:108.6.8 文:王梓頎

觀鳥總讓我覺得要往天空的方向看,但這次也有不少時刻我們都是往下觀察。這幾個月土地公廟旁有片矮矮地但很整齊的檸檬樹果園,通常我們都在此往遠方找停在電線桿跟建築物上的鳥兒們,突然有人發現在灌木叢間有一隻黑冠麻鷺正緩步凝神找食物。這場景真是好奇幻寫實,黑冠麻鷺就如身穿深色道袍的修行人正走在林蔭大道沉著思考著人生哲理。就在這一瞬間,趕鳥軍團小小兵們興奮地大叫著:「看到了!看到了!」 嗯,修行人抬起頭,扭頭快步倒退改去雲深不知處禪定了。多走幾步,老師們竟然又在不太整齊的農閒空地,掃描到一隻從雜草堆中往空地上探頭探腦的緋秧雞!據說難得一見,殊不知這時還多來了兩隻棕三趾鶉加入被觀賞陣局,只見他們各自胖嘟嘟的身影都快走往小道北邊前進,突然想問這些平常住陸地上的鳥都會去哪?又都在做什麼?

第一次觀鳥時,打從心底佩服老師們的眼力耳力,拍翅快速飛過、啾啾幾聲鳥鳴,就知是何方神鳥!我還在想自己是要到何時才有可能判斷地出,更何況我七點集合時,常常腦袋跑不太動,老師在說明時常常就是左耳進右耳出,沒有多少數據能夠上載進到記憶體。不過這次觀察,我竟然有認出兩種!第一種就是書房附近每早嘰嘰喳喳叫得震天響的八哥們。老師說展翅飛行時,可以看羽翼下方的白點大小和形狀來認他們是誰,但這轉瞬間的畫面,已超出可擷取判斷的解碼速度。我只能等他們停在電線竿上,看他們嘴上有沒有長毛,圖鑑的專業說法是前額羽毛上豎成羽簇,以及有沒有帶黃色眼罩,圖鑑上寫著眼周裸皮,來判斷是家八哥、爪哇八哥還是冠八哥? 果然有沒有帶眼罩很好認,但我無法透過嘴上毛量的多寡來認是爪哇巴哥還是冠八哥,我總會覺得有可能只是早起毛還沒梳理好或是只是年紀還小毛太短,所以還很難確定到底是哪一種。但我至少可以認得出家八哥了,因為只有他有戴眼罩! 另一個我可以認出的就是紅嘴黑鵯,因為除了他的招牌紅嘴,還有他每次都像是洗完頭髮就甩頭出門!

突然可以理解蔡老師說會幫鳥叫聲取一些有趣的諧音幫助記憶。擬人化這些鳥特徵,似乎就是我的記憶方法,看來每個人都可能會有自己辨識跟記憶鳥的方式,下次也來問問其他人怎麼記這些鳥的。暑假賞鳥是7/13(六)和8/10(六),歡迎大家一起來賞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